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混合云如今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应用。人们在过去的十年看到了混合云的发展、市场结构和狭义示例,但毫无疑问,云计算的定义正在扩展以纳入混合云模型中的内部部署工作负载。根据调研机构的调查,公有云支出所占比例不到IT支出总比例的5%。因此,在公有云之外,混合云将有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这是因为每家厂商都想分一杯羹。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这将如何发展?企业需要控制、治理、安全性、灵活性和功能丰富的服务集来构建他们的数字业务,他们不太可能为所有这些服务支付费用,因此他们将不得不与合作伙伴一起构建。特别是供应商、咨询机构和自己的开发人员。在云计算新时代获得胜利的拉锯战终于开始了——这种竞争出现在超大规模公司和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之间。

本文介绍了行业专家如何看待混合云市场的竞争,混合云的发展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Enterprise Technology Research(ETR)公司为此提供了一些关于运营支出(OPEX)与资本支出(CAPEX)的数据。

私有云的诞生与发展

首先让我们回溯到2009年,EMC公司首席技术官和营销大师Chuck Hollis当时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了“私有云”这一术语。

由于AWS公司不断增长的业务正在威胁到定义企业IT基础设施采购、部署和管理的历史模型,EMC公司面临着很大的运营风险。

在那个时候,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发布了云计算定义的初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它包含了通过公共网络访问远程服务的语言。该研究院已经改进了定义,但最初的定义非常有利于公有云提供商。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Chuck Hollis在当时创建了上述图表。他将其称为“私有云”,这是他第一次在Gartner公司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看到的一个术语,该研究报告并没有丰富这个概念。Chuck擅长通过图形进行交流,并对公有云的未来发展持怀疑态度。

这个想法引人注目。云计算的定义集中在控制内部部署工作负载的位置,这些工作负载可以跨越公有云和具有联合安全性的内部部署数据中心以及共享数据层。在本质上,企业有一个内部云和一个具有单点控制的外部云。

私有云术语演变成内部部署域,但Hollis的图表是混合云愿景,也就是一个跨越内部部署设施和公有云的抽象层……人们可以将其扩展到云中并扩展到边缘,客户在那里拥有具有联合治理和安全性的单点控制。人们知道这个愿景到现在仍然是有抱负的,现在并不以完整的形式存在。但是现在看到云计算供应商提供的产品提出了这一承诺,以及从将要讨论的不同优势点实现目标的路线图。

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的定义现在是:“云计算是一种模型,用于实现对可配置计算资源(例如网络、服务器、存储、应用程序和服务)共享池的无处不在、方便、按需的网络访问,这些资源可以以最少的管理工作或服务快速配置和发布提供者交互。”

这对内部部署设施来说非常包容,但云计算行业花了十年多的时间才真正走到这一步,他们通过公有云的应用学习并做到这一点。

(1) Outpost成为催化剂

2018年,AWS公司宣布推出Outposts,这是对内部部署社区的又一次警醒。在外部,内部部署供应商指出混合云是真实存在的验证,但当时大多数供应商都没有一致的混合云产品。虽然他们可能会否认这一点,但这是AWS公司引入数据中心引人注目的想法。关键是内部部署供应商在看到AWS试图进入数据中心行业时做出了回应。

(2) 即服务的市场竞争

以下是当今混合产品竞争格局的快照。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美国的超大规模企业都有一个或多个不同形式的产品,例如AWS Outposts、Google Anthos和Azure Arc。但如今真正的行动来自内部部署供应商。每家大公司都推出了即服务产品。其中大部分最初源于服务主导、财务主导的计划,但正在演变为真正的即服务模式。

HPE GreenLake广为人知,HPE公司首席执行官声称该公司是第一个提供这种服务的内部部署供应商,但实际上Oracle公司是第一个提供Cloud@Customer的公司。但它只适用于Oracle当时具有缺陷的Gen1云平台。此后,Oracle在云计算基础设施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并显著地提高了其云服务的质量。

微软公司也在早期声称使用Azure Stack,但早期实例并不像Azure Arc那样对云计算友好。戴尔公司通过发布APEX做出回应,并抓住这个机会之后努力前进,思科公司有Cisco Plus,联想公司有True Scale。IBM公司在这个领域也有着悠久的服务和财务主导的历史,并且已经宣布在存储等领域提供即服务。

Pure Storage公司是存储领域细分市场参与者的一个例子,它提供强大的即服务产品。例如NetApp和Nutanix等其他公司,Pure Storage公司在数据中心行业推广超融合。值得注意的是,NetApp公司已经签署了在AWS上运行其堆栈的协议,类似于VMware Cloudon AWS。

这些是市场上一些更广为人知的产品。关键是市场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以下对其进行详细分析:

(3) 云优先

AWS公司正在将其可编程基础设施模型和自己的硬件带到边缘计算。它将内部部署数据中心视为另一个边缘节点。但事实上,就在Outposts上运行的服务而言,它是有限的。但AWS公司正在迅速采取行动以添加特性、合作伙伴和功能,因此期待他们的模型持续快速发展。

Azure从合作伙伴那里获得硬件。Anthos也是一个软件层,谷歌公司创建了Kubernetes作为均衡器,这是给云计算行业的一个很好的开源礼物。

内部部署供应商急于赶上云运营模式

内部部署供应商的优势在于他们拥有成熟且功能丰富的技术堆栈。文件存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例如,这就是AWS公司与NetApp公司达成交易的原因。NetApp公司的堆栈比云计算提供商更丰富、更成熟,因为它支持内部部署工作负载。但通常没有成熟的云堆栈——他们刚刚开始使用订阅计费、基于API的产品、销售人员薪酬和整体即服务的心态。他们都有各自的优势。

HPE公司在营销和进入市场方面做得非常好。它可能拥有该公司与惠普分拆出来的最干净的模型,但也有一些需要填补的空白,它是通过收购来填补的——Ezmeral是它的数据业务,该公司刚刚收购了Zerto公司以促进备份即服务,并扩大了合作伙伴关系以填补投资组合中的空白。

戴尔公司关注的是产品组合、市场实力及其供应链优势。该公司非常重视即服务,并且正在努力实现。

思科公司的这一点来自于庞大的产品组合和网络方面的优势,虽然提供即服务可能有点困难,但思科公司在协作、安全和其他领域拥有庞大且快速增长的订阅业务。

Oracle公司拥有极其丰富的功能堆栈的巨大优势,该公司拥有一个云平台,这在过去几年中得到了显著改善。如果Oracle公司决定向有竞争力的数据库产品开放其云平台并在其云中运行,那么它可能会主导数据库云服务。

资本支出vs.运营支出

对客户来说,这个领域的一个主要因素是运营支出与资本支出的吸引力。虽然肯定有资本支出模型的趋势,但它并不是压倒性的,而且其发展喜忧参半。以下是ETR公司的一些调查数据,可以更深入地研究这个主题。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这一数据来自ETR公司的深入分析,对首席信息官和IT购买者预算如何在运营支出与资本支出之间分配进行了调查。图中黄线的中点显示了目前的情况——预计目前57%的运营支出将在一年后增长到63%。与2020年7月调查中的蓝线相比,可以看到资本支出略有加速,高于去年的预期。

当深入研究全球2000强公司时,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但它们似乎加速了转型的速度。当进一步深入研究行业并查看运营支出的订阅模型与消费模型时,就会发现大约60%的用户喜欢订阅模型,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行业正在慢慢转向消费或基于使用的模型。

订阅vs.消费/基于使用的模型

更有趣的是,当按产品或服务领域深入研究订阅模型与基于使用的模型时,这就是下图的作用。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它按技术部门显示订阅百分比(蓝色条)与基于消费或使用的百分比(灰色条)。黄色表示漠不关心或不知道。在此图突出的是两个使用率更高的领域:数据库/数据仓库和IaaS。

数据库可能来自Snowflake等公司和AWS的产品(如RedShift)以及Azure和Google的其他云数据库。但IaaS这一部分虽然并不令人惊讶,但却是相关的,因为大多数传统的供应商即服务产品都借鉴了面向SaaS的订阅模式。

换句话说,作为客户要承诺一个期限和该期限内的最低支出,以考虑供应商正在安装的硬件。然后将按高于最低阈值的消费支付费用。所以这是一种混合订阅/消费模式,这对客户来说很有吸引力。他们可以锁定一个保守阈值,然后可以灵活地适应任何需求的激增。客户需要考虑细微差别和隐藏费用,但这个概念很有吸引力。

如果内部部署供应商真的能提供一种真正的消费模式,作为对该行业的颠覆性举措并承担风险,那将会很有趣。一旦他们对财务模型感到满意并且已经确定了产品市场契合度,这可能会发生。但现在模型就是这样,即使是提供Outposts的AWS公司也需要最低承诺或门槛。这将提供真正的云消费定价,将为客户提供更多的实验和更低的风险切入点。它将更符合真正的IaaS定价模型。

新的云计算公司的支出趋势

以下看看其中的一些参与者,看看他们在ETR公司调查数据中拥有什么样的支出趋势。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上面的这张图表是流行的XY视图。它在Y轴上绘制了净得分或支出速度,在X轴上绘制了市场份额或数据集中的普遍性。根据ETR公司对近1500名受访者的调查,云计算供应商削减了这一比例。

这里有几点需要注意,图中红线是较高的水平——高于此水平的任何东西都被认为是真正强劲的消费势头。不出所料,Azure、AWS和Google处于领先地位,Azure和AWS总是在横轴上的调查中争夺最高的份额。

这是ETR公司在7月进行的调查,ETR公司还将在近日发布10月初的调查结果。Dell Cloud和VMware Cloud这两个在Y轴上移动,如箭头所示。IBM正在向下移动。Oracle在Y轴上的水平达到了20%以上。有趣的是,HPE公司和联想公司并没有出现在云分类中,思科也没有。ETR公司将此视为一个开放式问题,因此必须仔细检查这一点。

关键是内部部署供应商越来越多地被首席信息官和IT购买者认可为提供云体验。这可以追溯Chuck Hollis在2009年发布的图表,他在该图表中以清晰的图形展示了这一点,而在12年后终于看到他的愿景转化为技术产品。

评估云计算帐户中的供应商绩效

现在可以扩大一些范围,并通过云帐户削减数据。换句话说,供应商在客户内部的表现如何,这些客户将自己视为主要的云计算客户。这能够将上图中遗漏的一些本地厂商包括在内,即HPE和Cisco。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这正是对上面的图表所做的。它是对975个云计算客户进行的评估,并添加Cisco和HPE。联想公司仍然没有出现在图表中。但HPE Ezmeral做到了,并且它在ETR公司在10月的调查中取得了进展。Ezmeral是HPE公司推出的数据平台,结合了MapR、BlueData和其他一些开发工作的资产。人们可以看到更广泛的HPE和Cisco现在出现在这张图表上。

关键是人们可以看到云计算竞争日趋激烈。公有云供应商既有强劲的发展势头,也具有大客户,但内部部署公司拥有更多的员工、丰富的产品库,而且许多内部部署公司拥有强大的服务部门,将在混合云供应商的竞争中为他们提供良好的服务。

混合云成功的指标

以下采用一些关于这将如何改变的评论和一些可以观察的标记来表示,这些标记将作为内部部署供应商在成为云计算供应商的过程中取得进展的指标。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第一件事是人们开始看到供应商社区的行动。他们正在投资一个层来抽象底层云平台和内部部署基础设施的复杂性,并将世界变成资源的可编程接口。这项工作以初创企业为中心,但本文中提到的公司以及其他拥有大型内部部署资产的公司将成为这个新云生态系统的主要因素。

随着这个抽象层的构建,开发人员可以访问公有云中的底层和API吗?VMware对此很清楚,他们将促进这种深层访问。Red Hat公司似乎也在这样做。观察它们启用此类功能的程度。他们会通过API和服务连接到Tanzu或OpenShift等更高级别的平台,还是会促进开发人员访问深度云原生服务?

这并没有明确的答案。虽然这可能是正确的方向,但实现也很困难,因为需要大量资源。在这一点上,每家公司都有其各自的优势和劣势。人们看到HPE公司如今主要专注于使其内部部署产品像云计算产品一样工作。而VMware、戴尔和思科等其他一些公司,在更大程度上强调支持多云和边缘连接。并不是说HPE公司对此不持开放态度,而其营销更倾向于内部部署。

这本身并没有错,而且在短期内更容易实现。然而从长远来看,相信跨云和边缘数据管理将会扩大整个市场。

另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是,几乎所有传统供应商对公有云仍然有一定程度的抵触。现在他们越来越多地将公有云视为在其业务基础上创造价值的机会。

正如之前所说,内部部署供应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正处于弄清楚云计算运营模式是什么样子、提供什么服务以及如何向卖家和合作伙伴付款的早期阶段。公有云供应商遥遥领先。与此同时,公有云供应商正在进入新的内部部署领域,并且在许多情况下还不成熟。

在某些方面,Oracle公司在混合成熟度方面处于最佳位置,但它再次专注于技术堆栈。PureStorage和NetApp公司也是如此。也许在即服务方面更成熟,但只专注于存储业务。

市场和生态系统

公有云的标志之一是工具的可选性。用户只需进入AWS市场,就可以浏览数十个类别、数千个供应商、众多定价选项(包括免费)和多种交付选项。AWS公司在其市场上应有尽有,用户可以直接从AWS控制台购买云服务。因此,可以观察到混合云在合作伙伴包容性和业务开展便利性方面的表现。

开发人员和边缘

这是迄今为止公有云参与者之外的混合云投资组合中最重要和最大的漏洞。如果打算将基础设施构建作为代码,那么希望谁来编写代码?内部部署供应商将如何培养开发者社区?IBM公司支付了340亿美元以获得其进入开发人员社区的方式,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作用。实际上按照现在的估值,这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这笔支出仍然相当于IBM公司收入的三分之一。所以IBM公司对OpenShift下了很大的赌注。但IBM公司的基础设施战略及其SaaS产品组合都是零散的。ETR公司的支出数据中衡量的IBM公有云并不令人鼓舞。IBM云的分析师评级始终落后于领先者。所以它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由于Red Hat公司,开发者方面的表现比任何其他内部部署供应商都要强大。思科公司的DevNe基本上是CCIE学习用Python等语言编写代码,而不一定是真正的开发商。但这是一个开始,他们正在投资一个社区,并利用他们的拥护者。

Oracle公司收购Sun公司是为了获得Java,这是一个庞大的开发人员社区。但即使如此,当将AWS和微软生态系统与其他生态系统进行比较时,它甚至还差得很远。

虽然对Pure公司收购Portworx公司关注的人不多,但这是一个很好的举措,对市场变化和向可编程基础设施的转变具有指导意义。

这与边缘有何关系?在这里不打算过多谈论物联网,但可以这么说,开发人员将获得优势,而现在他们正在云中编码。当然,他们经常在云中编码并使用容器在内部部署设施中工作,但需要注意该模型对各个参与者的粘性。那些拥有最强大的开发者生态系统的开发者由于其多样性和分散性将处于更好的地位,能够在边缘蓬勃发展。

开发云计算产品的节奏

云计算的另一个标志是功能的快速扩展。公有云供应商似乎并没有放慢脚步,内部部署供应商似乎正在加速发展,但注意即服务的新手添加功能的速度有多快。

HPE公司似乎正在快速发展,戴尔也是如此。思科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可能会看到他们加速添加云功能,其他企业也将不得不效仿。

问题是,他们能否跟上超大规模云计算供应商的发展步伐?超大规模企业转向内部部署会减慢他们的创新节奏吗?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一点,而且众所周知,在推出新服务和适应生态系统创新方面,云计算供应商在学习曲线上更进一步。

财务指标

人们需要了解即服务如何影响损益表以及企业如何应对。当转向递延收入模式时,它会损害盈利能力。但要注意保留/流失、招聘流程外包(RPO)、账单与预订、平均合同价值增加、队列销售、生命周期价值、收购成本以及对毛利率和营业利润率的影响等指标。这些将是成功的关键指标,也是向云计算过渡的证明。假设这些公司适应了产品和市场,并且可以利用各自的生态系统和合作伙伴渠道开拓市场,这对这些公司来说应该是积极的措施,并将实现低流失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VPS服务器 » 混合云市场之争将成为现实

分享到: 生成海报